1. 首页
  2. 保险动态

天安财险坠落 成败皆因高收益理财险


西水股份与天安财险牵手十年,终到分手之时。

9月8日晚间,西水股份(600291.SH)发布公告称,公司对子公司天安财险的投资,由原先按成本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变更为按照金融工具核算。

变更后,公司不再将天安财险纳入西水股份的合并财务报表的合并范围。预计归属于母公司的净资产将增加约183亿元,归属于母公司的亏损将减少约184亿元。

换句话说,西水股份瞬间满血复活,在短短几个月内经历了业绩“过山车”。天安财险先被并表再被出表,曲折离奇的操作表象是股价大涨大跌。

7月份西水股份连续涨停,11个交易日上涨73.7%。8月份天安财险因踩雷新时代信托,8月27日发布半年报披露,扣非净利润巨亏271.08亿元,次日开始股价又连续数个跌停板,和最高点相比跌去了63%,被誉为妖股。

8月27日,西水股份收到上交所下发监管工作函,要求结合相关会计准则,及公司所持新时代信托产品的具体构成、底层资产、担保物情况等,说明公司资产减值测算的具体过程。

西水股份巨亏的核心原因是为天安财险计提577.45亿元减值。今年上半年天安财险净亏损达到646.7亿元,净资产为-359.85亿元,已经处于严重资不抵债状态。

在接受采访的众多市场人士看来,这次天安财险巨亏事件背后与华夏保险、新时代信托等机构有关,疑似存在自融问题,且报表显示,天安财险长期处于流动性困境,投资业务长年亏损,保险业务努力经营却已无力回天。

起家高收益理财险埋风险

天安财险与西水股份纠葛已近十年。

2010年,西水股份开始入股天安财险,通过参与股权转让,增资扩股等方式,2015年11月,西水股份实现持有天安财险50.87%的股权,成为天安财险的控股股东,从此,天安财险被上市公司西水股份合并报表。

“如果一家企业已经与上市公司合并报表,就不需要单独上市了。因为上市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融资,如果股东在能融资的情况下可以对子公司增资,保险公司也并不一定有上市的需求。”9月13日,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一位审计师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并表西水股份后,天安财险借助投资型财险快速做大业务规模。2016年,得益于理财险的意外热卖,天安财险实现总资产由125亿元到1600亿元的跨越,跻身保险行业千亿俱乐部。

然而,好景不长,2017年中国保险业迎来了大整改,“134号文”监管政策的出台以及“保险姓保”等市场方向的引导,天安财险被迫停止出售理财险产品,导致其净利润当年同比骤降90%。

一位天安财险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理财险对于保险公司而言,一是来钱快,二是业绩报表可以做得很好看。监管规范理财险一方面是因为当时这类险种的规模太大需要监管;另一方面是因为健康险和寿险亟须发展,保险公司不得不转型。”

此后,为了解决理财险的兑付问题,天安财险从此展开了一连串的资产处置、现金回笼的动作。

公开信息显示,天安财险2019年分别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减持兴业银行(16.120, 0.00, 0.00%)34850万股,将其持有的兴业银行4.98亿股股权对应的收益权转让给华夏人寿。

不仅如此,天安财险还通过信托产品的提前到期、不动产投资项目处置、提前支取定期存款等方式筹集兑付资金。

2020年,天安财险在一季报中指出:“公司一年以上综合流动比率为74.71%,说明公司长期资产负债匹配不够充分,2021年存在一定的流动性压力。”

一家中型保险公司业务人士对记者表示,天安财险为补流动性“窟窿”,卖掉了许多优质资产,而这一举动却也引发了投资收益的缩水及整体盈利状况的堪忧,更为持续填补流动性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蹊跷的投资决策

8月27日晚,天安财险披露了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情况。上半年天安财险亏损达到646.7亿元,净资产为-359.85亿元,投资业绩发生重大变化,投资收益率为-116.13%,债权投资减值损失577.45亿元。

财报披露,天安财险认购新时代信托作为受托人发行的信托计划共计28笔,合计投资本金284.44亿元,应计利息11.76亿元;应从华夏人寿及天安人寿回购的27笔信托产品,本金为302亿元,应计利息为46.14亿元。

“天安财险投资端的亏损是很离奇的,因为合规决策程序没有发挥作用。一般情况下,认购一款信托产品产生问题后,再购买肯定会慎重考虑,但是天安财险一直亏一直买,甚至没有做到分散投资,这里面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。”9月12日,广东某保险行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投资业务崩盘是天安财险亏损的原因之一。

根据天安财险披露的投资收益情况,2019年,天安财险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为21.75亿元,去年同期为40.18亿元,同比减少19亿元;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为-38.9亿元,出现巨额亏损。

9月12日,天安财险一匿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天安财险的保险产品是合法合规的,就如同我们一直以来努力为客户兑付一样,并且天安财险在经营方面的利润也有所增长,但是投资收益亏损自己也无可奈何。”

天安财险成提款机 ?

上述审计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自从7月份天安财险被银保监会接管后,母公司西水股份不再拥有对其的控制权,而合并财务报表的合并范围应以控制为基础,因此这次出表是符合会计准则规定的。

7月17日下午,银保监会发布消息称,依法接管天安财险、华夏人寿、天安人寿、易安财险四家保险机构和新时代信托、新华信托两家信托机构,接管期限为一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被接管的6家经融机构资产规模超过1.2万亿元。天安财险在新时代信托、华夏人寿、天安人寿有高达586.44亿元的信托产品投资。

有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新时代信托发行的产品均是金融机构股权质押产品,质押的多为哈尔滨银行、新时代证券等金融机构的股权,这和其他信托公司热衷发房地产信托和政信信托完全不同。

9月12日,上述保险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相关机构是资本运作的高手,天安财险只是一个背黑锅的角色,因为他背靠上市公司,换做是另一家相关的上市金融机构,也会有同样的结局。

“关联方通过保险子公司对外融资,将资金认购自家的信托公司的产品,这几次踩雷的信托产品,市场上很少有相关的信息,对于投资标的和抵押物也很模糊。资金有可能被用至其他相关联的公司,形成闭环。”上述分析师表示。

天安财险是否已被关联机构操控成为资本工具,投资端是否为它们“卖命”,目前还没有定论,但由于天安财险投资端的失败,间接损害西水股份和投资者的利益,甚至面临退市的风险。

西水股份此次将子公司天安财险出表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止损行为。天安财险是西水股份的一项重要主营业务,营收占比91.59%,剥离天安财险意味着西水股份的营收将失去9成。

“除了股利分配之外,天安财险的经营一律计入其他综合收益,任何变动都无法影响西水股份的当期损益,就算将天安财险卖掉,也只能将其计入留存收益。从此西水股份将不会被天安财险所拖累。”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某审计师说道。

(文章来源:时代周报)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haodaola.com.cn/baoxian/baoxiandongtai/254420.html
本站所有数据资料均来自第三方,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,不构成投资建议,找到啦金融网不为内容负责。

标签: 天安财险    收益    西水股份    核算    变更    公司    600291.SH    发布公告    投资    成本法